Hansey言曰: 叩问圣谛真义,胸中万语千言,消失于寂静之海。
《方丈记》写道:江河流水,潺湲不绝,后浪已不复为前浪。浮于凝滞之泡沫,忽而消失,忽而碰撞,却无长久飘摇之例。世人与栖息之处,不过如此。
《繁花》记:身着一件水云纹的上杉,颜色是宜人清晨的幼蓝。心怀珍惜,不敢碰触的心意,谦虚低沉的姿态,将是初次见你的样子。那一瞬间,街道的人声鼎沸,都淹没在吹过茂密树冠的大风声中。
《河流》记:不知道河流一路昼夜不停地奔腾入海,是否只是为了消失在茫茫同类之中。
《光》:光是盛开在心中的洁白莲花,闭上眼睛才能看得到真相。
《云》:再美的形态,也终究会像思春期的想象之爱一样,下一个瞬间就变了模样,无法持续。你心中总有几个印象,是被你的记忆和幻想不断美化之后的存在,不够真实。
《恋人》:我希望你素食,不着五辛/如此清新气和,不忍杀戮,生灵愿意与你亲近/修养身心,生命绵长,弥补我遇到你所耗费的漫长时间。
{ 波德莱尔 } :你说,阿加特,你的心可曾高飞,远离这丑恶的城市的黑色海洋/他这时是广阔蓝天下惟一的生命,在阳光中显示出一个明亮而黑色的斑点/直到那一刻忧郁的时光,推开了倾斜的夕阳,黑色的夜站住了脚/宁静的诗人举起虔诚的手臂,他看见天上有一壮丽的宝座。

克莱芒斯:

    空 言

 
评论
热度(3)
  1. eight years克莱芒斯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找寻-瞬间
 
回到顶部